主页 > I快生活 >茶树农药鬆绑讨论:新药进场就是「大开农药方便门」? >

茶树农药鬆绑讨论:新药进场就是「大开农药方便门」?

所属栏目:I快生活 发布时间:2020-08-02

议题:我国农药管制现况与所面临问题──针对新药进场与旧药退场之机制

背景描述:,中国时报连续刊登了三篇报导:「大开农药方便门 食安五环成口号」、「茶树农药鬆绑 第一泡别喝了」、「残留放宽 百香果喷5种农药」。报导中不仅指出因农药残留管制鬆绑,将使食品安全成为口号,标题更直接针对茶叶和百香果。随后农委会副主委陈吉仲表示,该相关报导100%有误,并召开记者会进行说明。

何谓「赛派芬」?

此次卫生福利部食品药物管理署于,预告修正「农药残留容许量标準」草案中,增修订九种农药于各类蔬果植物等农产品29项残留容许量。[1]其中的两款农药「赛安勃」、「赛派芬」被开放使用于茶树,作为防治茶捲叶蛾类以及茶叶螨类之药物。

茶树农药鬆绑讨论:新药进场就是「大开农药方便门」?
表一、赛安勃、赛派芬之增修订原因及参考依据[2](

从上表来看,赛派芬被归类于美国环保署致癌等级C级(可能为人类致癌物)。然进一步细看,赛派芬其实均未被列入美国环保署(USEPA)及国际癌症研究中心(IARC)的致癌物质公告清单中。之所以被食药署暂定为致癌等级C级,乃是由于在动物试验的报告中显示,赛派芬对雌大鼠具潜在致子宫腺瘤风险。故目前虽无任何研究报告指出赛派芬会对人体造成伤害,但长期摄入对人体会造成何种危害还需要加以追蹤,具有一定的风险与科学不确定性。

何谓延伸用药?

依据98年农粮署统计资料显示,我国常态栽培作物种类多达233种以上,加上国际农产品的进口开放,促使我国的农业结构不断在改变。据估计农产品中有害生物的种类已超过300种,并有逐年增加的趋势。[3]

而依照我国目前核准的农药使用範围,主要採取「单一作物上的单一害物」。换言之,每款农药申请只能针对一种作物中的害虫。[4]这样的登记方式,导致部分种植面积较少或是新兴的作物无药可用,从而使违规用药的案件层出不穷。

为了解决使用未登记药剂的问题,农委会推动「群组化农药延伸使用」,将属性相近的作物归为一个族群。期望藉由作物与害虫的群组化,使农药经合理的评估后,延伸使用制较大的範围[5]。像此次的百香果即是一例。

相关科学资讯我国新药的进场机制

传统药剂一般来说毒性较高,但长期使用下害虫仍会产生抗药性。为达一样的防治效果,药剂的用量便会逐渐增加,进而产生负面的影响。为了不要让旧药持续使用,则须让副作用相对较少的新药进场。而在进场的过程中,则应注意相关的农药安全评估与风险控管。

我国农药安全的评估,主要横跨了农业委员会及卫生福利部两个单位。农委会主要负责评估农药的毒性及检验方式,同时透过田间试验,评估使用的方法、範围、安全性及效果。卫福部则针对人体健康风险、国人饮食习惯与每日可接受取食量(Acceptable Daily Intake, ADI)进行评估。[6]

茶树农药鬆绑讨论:新药进场就是「大开农药方便门」? 图片来源:作者提供
图一、农药登记审查流程图(
十年农药使用量减半

由于去年八月爆发鸡蛋遭到芬普尼污染的事件,突显出我国于用药上的问题与风险,因此农委会主委林聪贤于去年九月时宣示,台湾将订定政策目标,在十年内,也就是2027年,将我国农药的使用量减半。[8]

茶树农药鬆绑讨论:新药进场就是「大开农药方便门」? 图片来源:作者提供
图二、十年农药使用量减半之指标(

而为配合十年农药使用量减半之政策,农委会动植物防疫检疫局于预告「普硫松等十二种农药为禁用农药及限制25%殴杀松乳剂等六种农药之使用方法及其範围」草案。[9]草案中列举了普硫松、大克螨、芬布克螨、16.5%灭纹乳剂、8%甲基砷酸钙可湿性粉剂、1%铁甲砷酸铵粒剂、6.5%铁甲砷酸铵溶液、42.3%禾尔邦砷乳剂、0.49%嘉赐蒙粉剂、甲基砷酸铁、35.2%甲基砷酸钠溶液、45%甲基砷酸钠溶液等高风险农药之禁止製造、加工、分装、输入、输出、贩售及使用之日期。

除高风险农药之退场机制外,防检局也将针对高风险高用量的剧毒农药──巴拉刈之禁用,进行配套措施,并于后续逐步检讨毒性较高的农药。[10]

我国农药管理所面临的风险与挑战

综合上述来看,目前我国农药管制的现况大致包含以下几点:

    为避免没有合法农药可以使用的窘境,因此需先通过新的合法农药,才能将高风险的农药逐步退场。有些作物在经济考量下,会面临没有合法药物可以使用的状况,因此将透过延伸用药的方式,给予相同群组作物合法的农药。在管制措施上,预计在十年内达到农药使用量减半之目标。

其中针对十年农药减半之政策,在落实上除了相关规定的制定外,仍有四大面向的问题仍需解决:

    依据《农药管理法》第29条之规定,农药贩卖业者,应询问购买者之用途[11],藉此掌握农药流向。然除了资料管控不易、人力有限难以稽核外,有时农民也会因找不到核准用药,而导致违法使用未登记药剂的状况产生。政府虽会进行田间抽验及市售蔬果的农药残留检验,但由于并非所有蔬果都有办法追溯到生产者,因此仍会造成管制上的漏洞。在推动替代性生物防治时,仍要考量当地的成本效益及取得方便性,同时要教导农民用药的方式,否则落实率也会成为一大挑战。植物医师的制度尚未全面落实,且是否能适应现场状况仍需一段时间培养相关经验。[12]

注释: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

    精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