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I快生活 >2014苏格兰独立公投蔚为美谈,但若2016再来一次,或许就 >

2014苏格兰独立公投蔚为美谈,但若2016再来一次,或许就

所属栏目:I快生活 发布时间:2020-08-09

众所注目的苏格兰独立公投于顺利举行,投票率接近85%,最后反对方以55.3%对44.7%的比例,让苏格兰继续留在联合王国(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,以下简称英国)中。这次的公投,在宪政秩序下平顺进行,未见大规模流血抗争,让世人见证英国这个老牌民主国家的傲人风範。

力推独立公投的苏格兰民族党(Scottish National Party, SNP)虽在独立公投败北,该党党籍的苏格兰首席部长(First Minister)萨孟德(Alex Salmond)辞职下台。但在2015年英国国会选举中,因为选制设计的因素,让SNP斩获56席,席次成长接近10倍,不仅拿下约95%的苏格兰席次,更一举跃升为英国下议院第三大党。

2016年苏格兰议会(Scottish Parilament)即将进行选举,2011年SNP在129席中赢得过半的69席,首度取得苏格兰政府(Scottish Government)执政权,去年的独立公投即是该党重要政见之一。就历次民调显示,苏格兰民族党的支持率虽然名列第一,但皆在五成上下徘徊,惟自2015年开始,SNP普遍取得稳定过半的态势,甚至在近期民调出现60%的表现。若无意外,明年改选过后的苏格兰议会仍将由苏格兰民族党一党执政。

早在2014年独立公投谈判过程中,萨孟德便表示公投是「千载难逢」(Once in a generation),伦敦亦表示赞同,况独立公投旷日废时,这样的不确定性牵涉範围广泛,若举办频率过高,对苏格兰,乃至于英国,皆是「弊远大于利」的情势。

然现任首席部长斯特金(Nicola Sturgeon)却在日前表示,明年苏格兰议会改选后将再次举办独立公投,萨孟德也一改先前的态度,表示第二次独立公投将不可避免(inevitable)。对此,英国首相卡麦隆(David Cameron)认为,至少在2020年国会选举前,没有任何再次举办公投的理由。

苏格兰与英格兰原本为不同的国家。1603年苏格兰王詹姆士六世(James VI)继任英格兰王位,使得两国组成共主邦联(Personal union,仍然是两个国家,仅由同一君主统治)。1707年联合法案(Acts of union 1707)的通过,两国正式由共主邦联关係合併成为大不列颠王国(Kingdom of Great Britain)。虽然美其名合併,但实际状况基本上却是苏格兰被併入英格兰的模式。

过去三百年来,苏格兰独立运动的呼声从未间断。1998年时任首相布莱尔(Tony Blair),基于1997年权力下放公投(Scottish devolution referendum)的结果宣布苏格兰法案(Scotland Act),恢复苏格兰议会,成立自治类型的苏格兰政府,下放诸多地方事务权限与局部税务调整权。但举行独立公投的权力归类在宪政事务中,并未于该法案由伦敦下放至爱丁堡,因此,取得英国政府的授权,仍然是独立公投合法举办的一大前提。

2014苏格兰独立公投蔚为美谈,但若2016再来一次,或许就
Nicola Sturgeon and Alex Salmond|

的开票结果,十足跌破众人眼镜。各大民调机构显示虽然赞成方普遍未领先,但落后的比例均在5%以内,实际开票却以10%的比例落败。惟值得关注的是,据统计,16-17岁年龄层的选举人中,居然支持独立者高达71%,相较之下,65岁以上的民众则有73%反对独立,这点在未来的独立运动中或许将扮演重要的关键。

综其原因,多数人认为政策利多仍然是伦敦能够给予的保证,毕竟脱离英国后,苏格兰要如何在近年经济不确定性过高的国际社会中单独生存,无法继续使用英镑,在欧债危机仍处不定时炸弹的年代,都是一大挑战。预计脱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SNP,似乎也无法说服苏格兰民众在失去这样的保护伞后要怎幺应对。

因此,虽然苏格兰拥有自成一格的历史与文化,再再让苏格兰人骄傲、凝聚人民情感,许多人也深信来自高地的风笛声与圣安德鲁十字(Saint Andrew’s Cross,苏格兰王国国旗与现行苏格兰旗),在未来终将飘扬,但理性的现实最终仍然战胜。2012年英国举办广获世人好评的伦敦奥运,除了让全世界看见其巧实力(Smart Power)外,也让卡麦隆成功操作「FAMILY」与「ONE NATION」的感性诉求。

其实,讨论公投题目时,就曾有论者提出在赞成与反对独立外的第三个选项:最大限度自治(Devolution Max),这个主张可以让苏格兰几近在国防、外交、宪政议题外取得最大化的自治空间。

公投结束后,卡麦隆也承诺将研议给予苏格兰更大的自治空间,这点在国会开议时由女王再次陈述(Her Majesty’s most gracious speech to both Houses of Parliament at the State Opening of Parliament)。虽然SNP明年应可于苏格兰继续执政,但独立议题的民调仍然由反对方领先约三至五个百分点,与前一次公投前的民意并无显着变化。

独立与否牵涉到的面向非常广泛,非三言两语所能形容,且从议题酝酿开始,到开票结束后的期间,会置苏格兰、整个英国,乃至于国际社会于一种高度不确定性状态。影响不单单只是国防、外交、国际金融投资等等总体层面。对于一般老百姓而言,小至银行存款、电视广播、公医制度(National Health Service,类似英国的健保概念)、货币、学制等等「柴米油盐酱醋茶」,均无法置身事外。

2014年合法、和平进行的独立公投,让世人见证英国这个老牌自由民主国家的巧实力与骄傲,但若几年内反覆举办,或许就不再是那样的美谈了。

相关评论:

你希望看到「英国的」苏格兰,还是「独立的」苏格兰? 苏格兰想脱离「英国」独立,那英格兰、大不列颠、联合王国…你分得清楚吗? 「詹姆士庞德」要做苏格兰人,「哈利波特」却说他是英国人?苏格兰独立公投揭晓前,你要先认识「英雄本色」的历史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